garantee

when i fina get sober feel ten years older but fuck it it was something to do

末日危途

艾利
末世之后

他们的行李被烧掉,食物洗劫一空。地上只剩一堆燃尽的篝火,一摊半黑的血迹。火堆后是一坨人类的内脏 ,油脂和大肠鼓囊囊地滚在一边。远处,有一只脑袋,额心正中一枪,大睁着眼睛。
利威尔转过身,捂住了身后男孩的眼睛。"我们得往南边走。他牵起男该的手,立起的风衣领子挡住了大半张脸。
"先生,我们为什么去南边?"
"南边更暖和。"你至少不会冻死。

[幻听]

"我知道这对您很残忍,请您带着他,一起活下去。…""我一刻也不能再待下去了″…"今晚就走,这是为他好″"留下这两颗子弹,当是我最后给他的礼物。""如果坚持不下去,就……"呯!
利威尔抓起他脚边的酒瓶,往墙上丢去,声音消失了。肺部的衰竭使他脸色日渐苍白,甚至发青。他紧皱着眉头,大力地吸着气,只听见气管里越来越像风刮过破音箱带出的哀鸣。他颤抖着手掐住喉咙,拼命地咳嗽,终于透过了气,嘴里却一口腥甜。他吐出这口带黑红色血块的痰。咧嘴笑了。
生命力也随着那些鲜红色流逝了,但他暂时时感到了一丝清醒与畅快。他用袖口擦了擦嘴角的血沫,恢复了一贯的面无表情。 拉开卧室的门,"艾伦。″

[高架桥]

利威尔将戒指取下来放在照片旁边,看了一眼下面的枯草和倒塌的巨树,将它们推了下去。男孩看见他一向直挺的脊坐有一丝轻颤。——压抑下去的抽搐。

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 ̄

"你好冷呢,先生,你为什么一直这么瘦?″那孩子摸着他的面颊。




[屠夫]


门口的脚步近了,男孩开始发抖。利威尔将枪塞到他手里。
"要是他叫出了声,你就往门外跑。别回头。如果跑不了,像这样咬住枪口,扣下扳机。…别让他们抓到你。"利威尔悄元声息地扭下门把。/





[争执]


"您不明白。我不会再逃了。这把枪里只剩下一颗子弹了。另一颗,五年前已经用掉了。这颗是留给您的。″少年扯出一个惨淡的微笑。

"你是笨蛋吗。我活不了多久了,死法有什么可挑的?"利威尔压下内心的烦躁,挑着不那么刺耳的字眼,耐着性子说。

"您是不会死的!您会一天天好起来!我们可以去找。。。"
利威尔照着他就是一脚。"让你闭嘴听着。"
"要是我会好起来,我早就好起来了。在地窖里,在海边那几个星期。都没有。"
他换了种语调"我末世以前是医生。对自己的病还是有了解的。″

attention

梗与情节来自ao3的attention。正文为原作向,有cp。下文为脱线作者某番外粉丝招待会内容,以下为作者视角。觉得有趣挑着翻了一些。
作者腹黑预警
迷妹预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利威尔斜倚着墙,双手抱胸,身上几乎没一处干的地方。
“为什么我又湿了?”他沉着脸问我。
“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,而你刚好这么性感所以就让你湿了呗。”我耸肩。
他扯下领巾,然后一脸嫌弃地看着身上湿到透明的衬衫。飞快地瞪了我一眼。
(求踩脸啊)我举牌。
sammy尖叫着扑到他身上抱住他的腰,像个傻子一样咯咯地笑着。他一只手抵住sammy乱蹭的脑袋,一只手抓住她的肩膀。然而却没能摆脱她的胡搅蛮缠。(真是可怕的力量)。最后,他准备一手刀直接劈在她的后脑勺上。“喂喂,levi,别对女孩子动粗啊。她不是你军队里的士兵哟,她是你的粉丝~。”我微笑地叫停。于是满意地看着他皱眉露出类似纠结和苦恼一类的表情。片刻后他垂下双手,盯着满脸潮红的sammy不知想了些什么。然后,伸手手抓住sammy的双肩凑在她脸边说“真能吵啊,小鬼,看着我。”
迎着她的目光,他漫不经心地将手指插进湿漉漉的额发往后拔,露出他堪比超模的帅气正脸。另一只手开始解衬衫扣子。sammy睁大了眼晴。他继续慢腾腾地解扣子,似平并不意sammy的反应。解完后他甩掉衬衣,直接无视了我们,抓过sammy的领子,缓缓地凑近她的脸,亲在了她的嘴角。
很好,sammy 晕了过去。
我让emma把sammy拖了下去。
他转头,面无表情地看向我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总是固执地相信着。今后也将一样。

[进击的巨人] [团兵] 《如果以下作者来写巨人》

丹妮:

金庸体——兵长外传


一行三人因有要事在身,本不欲生事,奈何街上这彪形大汉纠缠不休,利威尔心下便决意动手解决此人。他一心求速战速决,当即拔出藏于披风下腰间的机动装置按动机括,只见一枚箭头连着钢索直直射出,擦过那大汉的耳边,没入他身后的木桶中,利威尔再顺带用力一拉,木桶顺势倒下。

时埃尔温正巡逻至此,在人群中目睹整个纷争始末,心中暗暗赞一声好俊的身手。


却说那大汉心下又是愤怒,又是惊恐,侧身随即撞开木桶,右手刷的一枪射出。却见利威尔身形一晃,飞身一跃,待到空中一个旋转,借着下坠之势直直一脚将那大汉踢倒在地。纵使他出手且狠且准,这几招纠缠之下也耽误了少许功夫,三人索性决定从上面走。

利威尔催动内力纵身跃上屋顶,回头扫视一下街上围观的人群。这不看还好,一看之下竟与一道凌厉的目光对上。利威尔只觉得心下一沉,菊花一紧,一口气险些提不上来,好在他轻功了得,当下一个借力使力攀上了屋顶。

利威尔自幼混迹于江湖,身不由己,多年来干下不少大大小小的勾当,却一直有惊无险,平安至今,靠得除了他十分了得的身手外,无非就是他对危险的洞察。此时与街上那人一对视,他便隐隐有种心跳加速之感,心下暗暗觉得此人虽一脸正直,但绝非善类,往后如若遇上需得多加提防,边想边飞身疾奔而去。

却说那目光的主人正是埃尔温,时就任于调查兵团,兵团本已是高手云集之处,埃尔温未曾想到今日在街上却还能偶见这等奇材,当即便生了结纳之心,欲将此人纳入麾下为己所用。






罗贯中体——团兵演义

待出森林,见一古城,乃兵团旧部。利维传令在此安营,行至门前,却见荒废已久,杂草丛生。维令众部即刻扫除,众领命而去。

维推窗擦拭,忽闻身后一人朗声道:“报——,上层已清扫毕。”维回视之,乃新兵艾伦。伦曰:“末将应扎营何处?”维曰:“地库,汝尚不能自控,将汝置于地库,此乃上方军令。”艾伦一惊,未能言语。利维令艾伦在此打扫,遂离去。

佩妹入,见艾伦怔怔不语,笑曰:“汝可有大失所望?兵长其人,虽为世之英雄,却甚矮小,且脾性粗暴,难以亲近。”伦曰:“非也,吾本以为,世之英雄,当放荡不羁,不拘一格,其却视军令如山,百般服从。”

佩妹曰:“吾听闻兵长旧时确是如此,其本占山为王,部下众多,后为团长所俘,归降团长,投身兵团。”伦曰:“兵长曾曰,管教之道,疼痛是也。可是为此?”佩妹曰:“吾虽不知其详,但听闻团长擅以德服人,不喜用刑,只与兵长时时促膝长谈,夜夜同榻而眠耳。”伦曰:“原来如此。”

忽闻身后一人道:“艾伦。”二人回视之,乃兵长,佩妹甚机敏,努力扫除,艾伦领了军令,去上层重扫不表。








这篇CP艾笠主,团兵副,其他乱入,因为是恶搞向,请对OOC报以宽容的态度阅读

红楼体——围巾记

没两盏茶时,艾伦来了。三笠见了,便滚下泪来,说道:“你又来作什么?横竖如今有兵长和你玩,比我又会打,顶四十个我,又会扫除,又会调教,拉了你去他班里管着你。你又来作什么呢?”

艾伦听了,忙说道:“头一件,你先来,咱们两个一桌吃,一床睡,从小儿一处长大的,他是才来的,岂有个为他远你的呢,第二件,兵长我可不敢招惹,上回就被他一顿揍,再说了,他和团长的关系,整个兵团都瞧在眼里,平日里但凡看到他俩在一处,谁不是能避的避,能躲的躲呢?”

三笠叹道:“那阿明不也同我们自小儿一并长大的,你怎生不和他在一块?”

艾伦道:“你可别说阿明,面上是一副万年总受的样子,骨子里可黑的紧,上回还说着要舍弃一切来着,你看阿妮和贝特霍尔德,哪个不是被他骗得失了方向?谁要是和他一块,还不被压得死死得,再无翻身之日。”

三笠听了,低头抓着围巾,说道:“经你一说,倒是我错怪你了。早些年你赠我围巾,让我好生活着,我便对你一直心存感激。”

艾伦忙道:“围巾而已,从今往后,这一辈子我自然会一直替你围好。”

三笠点头不语。两人仍复如旧,不在话下。


 




鲁迅体——埃尔温团长

墙内也无非是这样。王都的贵族、教会、宪兵团一干人,有时便如同墙外的巨人一般,也能做到吃人不吐骨头。我初来调查兵团的时候还不大习惯,后来大抵是跟随埃尔温久了,也渐渐学得他一般的行事方圆周正,不落人把柄。

前几日调查兵团在城内忙着捕捉女巨人,谁料宪兵团一群蠢货却用枪指着艾尔温,竟有这等猪猡一样的队友,若是放在早些年,我多会一脚踏平了他们,然而如今我却只是站在埃尔温身后,间或讽刺奈尔几句罢了。

巨木之森那仗输得甚惨,也不怪埃尔温脸色着实难看。撤退时还命令我先去换气体和刀刃,未曾解释原因,直接下的命令,要我无条件相信他的判断。近些年除了某种私密的场合,他甚少对我用此种方式说话,可见他当时已然十分急躁。事后证明纵使这种情况下,他的判断也都是对的。倘使直接赶去,我也未必能从女巨人手里救下他们。所以每次但凡和他出现分歧,我都会近乎盲从地选择相信他。但即便如此,还是牺牲了我的特别班。

如果埃尔温知道这个结局,他大抵还是会做出一样的判断。倒未必是因为我和他的私人关系,多数还是基于我的战斗力考虑,以致他不愿意牺牲我而已。埃尔温就是这样一个功利主义者,任何决策讲究的是对全人类有利,而那些被牺牲的少数派则从未在他的考虑范围内。纵使有一天要牺牲他自己才能换取人类的胜利,他也必定会去赴死。然而到彼时我却未必一定会听他命令。纵使违抗埃尔温的命令,我也绝不会容他去死,因为唯独他是无可替代的。


 




梨花体——韩吉的诗

《一个人来到实验室》
毫无疑问
我养的巨人
是全天下
最可爱的

《我终于在城墙下发现》
一只巨人,另一只巨人,一群巨人
可能还有更多的巨人

《想着我的巨人》
我在路上走着
想着我的巨人
我坐下来吃饭
想着我的巨人
我睡觉
想着我的巨人
我想我的巨人是世界上最好的巨人
他肯定是最好的巨人
一来他本身就是最好的
二来他对我是最好的
我这么想着想着
就睡着了

注:梨花体超级适合韩吉的感觉


 




古龙体——兵长传奇

城墙边上
好烫。
三笠和阿明奋力把艾伦从巨人化的身体里扯出来。
两头巨人走过来。少年们已无力战斗。
巨人一步步逼近。
一道光闪过。
旋转,斩杀,两头巨人倒地。
少年们睁大眼睛看着倒下的巨人。
绿
绿斗篷
斗篷下面,
两把锋利的刀握在一双苍白无血的手中。
手的主人回头问了他们一句:“小鬼们,什么情况。”
他绿色的斗篷背后,飘动着自由之翼。
这就是传说中的人类最强。
他最强,因为他出手很快。
没有巨人能说得出他出手有多快,因为见过他出手的巨人都已经死了。
他最大的本事就是把巨人都变作死人。


 




琼瑶体——悠悠河边草(尤赫)

尤弥尔将赫里斯塔强行带走后,巨人化的尤弥尔手里握着赫里斯塔,和莱纳及贝特霍尔德一起逃亡途中。

赫里斯塔:“尤弥尔,放我下来,快放我下来,请不要这样欺负我好不好?”

尤弥尔:“你明知道你在我心里的地位,是那么崇高,那么尊贵!全世界没有一个人在我心中有你这样的地位!我尊敬你,怜惜你,爱你,仰慕你,想你,弄得自己已经快要四分五裂,快要崩溃了,这种感情里怎会有一丝一毫的不敬?我怎会欺负你?我的所行所为,只是情不自禁!三年以来,我苦苦压抑自己对你的感情,这种折磨,已经让我千疮百孔,遍体鳞伤!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?你知道我等你的一个眼神,等你的一句话或一个暗示,等得多么心焦吗?你弄得我神魂颠倒,生不如死。”

赫里斯塔:“我懂,你每一个眼神,一举一动,每一句话我都懂,三年来,我无时无刻不能体会到你的深情,我不是一直一直一直都和你在一起吗?山无陵,天地合,冬雷震震夏雨雪,乃敢与君绝。无论发生什么事,我都会永远永远永远站在你这一边的。”

尤弥尔:“我已经决定要跟莱纳他们一起走了,你也要来,跟我一起走吧,在这种墙壁里边戴着,是没有未来的。”

赫里斯塔:“好,玛利亚之墙没什么了不起,它从前面看是一座城墙,它从后面看是一座城墙,它从左面看是一座城墙,它从右面看是一座城墙,它从上面看是一座城墙,它从下面看还是一座城墙……”

尤弥尔:“你想说的是……”

赫里斯塔:“我不是说过了吗,尤弥尔,无论发生什么事,我都会永远永远永远站在你这一边的!”

注:琼瑶体实在好写,找了桥段粘过来,再添添改改就行了,因为奶奶体的台词实在没什么信息含量,放哪里都通用。2333。不像有些体,要费很多脑细胞才能弄出来。






学长帮忙体(注:背景为现代校园设定)

利威尔有一次在教学楼打扫,看到一对学弟学妹走过,男生对女生说:“我脚骨折已经好了,你不用一直跟着我,我不是你的弟弟,也不是你的儿子。”女生抓着胸口的红围巾默默不语。利威尔听闻,跳下窗台,走上前去,对男生猛踹一下,并把冲过来的女生一脚踢开,然后再对男生又一顿猛踩。听到骨头断裂声后,利威尔满意地掏出纸巾把皮鞋上的血迹擦干,默默离开了教学楼,不回头看他们的眼神。加油吧学妹,学长只能帮你到这里了。


埃尔温一次偶然经过自习室,看到一对学弟学妹,男生对女生说:“可以做我女朋友吗?”棕发的女生低下头,偷瞄了一眼前座的另一个死鱼眼男生说:“对不起,我已经有心上人了。”埃尔温心想他可不能像我当年一样错过大好机会,于是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温柔地扳过前座死鱼眼男生的头,深深地吻了下去。加油吧学弟,学长只能帮你到这了。






知音体


利威尔——桀骜不驯的地下街之王啊,竟会甘愿对那男子俯首听命献出心脏为哪般

利威尔——身矮志坚啊,他用短短一米六的身躯写出人类最强的传说

埃尔温——手段高超的人生赢家,他竟能将挥刀砍向自己的敌人化作忠心耿耿的下属

埃尔温——惨绝人寰啊,每天精于思考计算的男子该如何保住他的日益后退的发迹线

艾伦——背负血海深仇的少年啊,你要用双手把敌人一个不留的斩尽杀绝

三笠——惨遭灭门的九岁女孩,她愿用一生来回报男孩的救命之恩

阿明——自强不息啊,万年总受也能成长为一代腹黑

萨莎——面对一个白薯引发的惨案,花季少女该何去何从

让——临危不乱少年舍命救少女,谁想少女却心有所属钟情他人为哪般

尤弥尔——卑鄙的我,如何才能配得上女神的救赎

赫里斯塔——豪门恩怨庶出少女亡命天涯,受尽苦难从此只愿与她一生一世

莱纳——纵使有钢铁般的身躯,他又怎能抵挡一群巨人一起扑向他的暴行


 






凡客体

爱飞翔,也爱斩杀。
爱干净,也爱调教。
爱不爱团长,我不想告诉你。
我不是人类最强,不是一米六。
也不是什么童颜巨矮。
我是调查兵团的兵长利威尔。
我只听团长的命令。

爱三七分,也爱颜艺
爱制定战略,也爱带队出战。
爱不爱兵长,我不会告诉你。
我不是咆哮团,也不是恶心帅。
更不是发迹线后移的大叔。
我是团长埃尔温。
我为调查兵团代言。


 




END